您的位置: 首页 > 北服时讯 > 北服新闻

字号: A A A

  • 精雕细琢中追寻生命的原始张力
  • ——访“中华史诗美术大展”入选者、造型艺术系邓柯老师
  • 2016-12-22
  • 来源:党委宣传部
  • 作者:钟祯、周瑞娟
  • 编辑:郄程、钟祯
  • 阅读次数:
  • 【编者按】近日,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的全国优秀艺术作品——《中华史诗美术大展》在国家博物馆盛大开幕。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由中宣部批准,中国文联、财政部、文化部共同主办,由中­国美术协会和中国国家博物馆承办,于201112月启动,历时五年。作品形式包括中国画、油画、版画和雕塑,最终通过验收的作品由中国国家博物馆永久收藏和陈列。我校造型艺术系邓柯老师创作的雕塑作品成功入选,并参与到此次展览中。党委宣传部记者对邓柯老师进行了专访。



    国家博物馆展示现场

     

    邓柯老师不仅是一位年轻优秀的雕塑艺术家,还是一位尽职负责、和蔼可亲的大学教师。她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是中国美术家协会雕塑艺委会委员、中国雕塑学会会员。此次邓柯老师联合故宫博物院冯崇利创作的《朱载堉乐律全书》入选“中华史诗美术大展”,并被国家博物馆永久收藏和陈列。邓老师拥有自己独特的教学风格,不仅将知识传授给学生,同时也将自己的人生哲学带给学生。在刚刚结束的“北京服装学院2015-2016年度表彰大会”上,邓老师被评选为“十佳班主任”。



    初稿创作现场

    雕塑制作现场

    雕塑制作现场

    记者:此次中华史诗美术大展入选的作品以朱载堉乐律全书为主题,您创作的思路是什么?

    邓柯老师:这个展览是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的成果展,是在2011年获得国家专项资金支持的立项,2012年由中国文联、财政部、文化部共同发布150个选题和工程实施办法,《朱载堉乐律全书》就是选题之一。我选择这个主题是因为朱载堉是我国明代杰出的音乐家、律学家、历学家、科学家,又是一个艺术家,是为世界文化史做出杰出贡献的人,他的魅力深深吸引着我。《乐律全书》是朱载堉撰写的一部乐舞律历类书,是他的代表作,书中的最大贡献是十二平均律的创建,此理论被广泛应用在世界各国的键盘乐器上,包括钢琴 ,故朱载堉被誉为钢琴理论的鼻祖 十二平均律用简明科学的方法把音乐中的八度分成十二个半音,由此实现了音乐史上千年不解的旋宫转调。按照该理论,他制造了第一把弹拨弦乐器、定律器——“均准。朱载堉的另一个身份是明太祖朱元璋的九世孙,郑藩第六代世子,史称端靖世子。他晚年七次上书让出王位,被世人誉为让国高风布衣王子

    作品把人物年龄定位在71岁,即朱载堉完成《乐律全书》的年龄。人物身着长衫,头包小包帕,腰系大带,体现其布衣王子高风亮节的形象特征。雕塑中采用人物弹琴过程中左手飞燕颉颃、右手春莺出谷的经典古琴手势,展现了人物闭目仰头的一瞬间。其弹奏的乐器正是他制造的第一架定音乐器——“均准雕塑创作以深远、空寂为造型基调,在雕塑的空间里形成平远之感,表达了时空深远、诗意无限、大音希声、怡淡浩然的抽象感受。雕塑底座是朱载堉创建的十二平均律所付诸的旋宫实践,即乐律的旋宫图,呈圆状。这个圆也是中国文化中一个重要的精神外化,一种圆融的生命境界,一种浩瀚的宇宙意识,一种人与自然和谐中的诗性塑造和哲学思考。雕塑意在展现人物独特的人文精神,以及超越于形体与材质之上的人文情怀。



    创作素描稿

    旋宫图、均准及手势参考资料

    记者:《朱载堉乐律全书》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邓柯老师:创作历时五年,创作过程其实也是逐步走近这个人物的过程,很艰辛、漫长。尤其是构思阶段,怎么切入,如何构图,手法、语言、形象、空间等方面都需要商榷。于是我开始看书、研究、考察:去了河南沁阳的朱载堉纪念馆进行实地考察,与中科院朱载堉研究专家戴念祖先生交流创作细节,与北京服装学院陈芳教授交流创作中服装的细节。在此期间,走访了许多专家学者,并且找了很多关于朱载堉的传记和研究成果,对朱载堉这一人物的人生经历、性格品质做了详细的调研。进而通过这些调查研究来完善这一人物形象,从人物神态、动作以及服饰穿着等方面来塑造最真实的人物。

    通过参与这次活动,我收获最多的是学会了在艺术创作中对文化记忆的尊重,对客观历史背景、人物背景的尊重。历史题材的创作不拒绝想象,它是一种带着诗性的历史题材创作,背后经过了大量史料背景的考证,可以说这是一个从艺术走进历史、走进文化的过程。


    与中科院朱载堉研究专家戴念祖先生交流

    北服陈芳教授帮助查找服饰资料

    记者:除了这次的作品,您还能为我们介绍一些其他的作品吗?

    邓柯老师:那就谈谈其他三件不同阶段的作品吧。《乡情岁月印象》是2004年完成的,表现的是像散文似的娓娓道来的乡愁,是关于生命的理解;2009年做的《风雨同舟》是现实题材的创作,走进人性的真实,这个真实就是从心底发出的悲悯和爱意的力量;2014年做的《岜沙人的芦笙节》是民族题材的创作,是一种追寻,质朴原真,带着野性神秘的力量,我需要这种力量的张力,与其说我的创作中需要这个,不如说我的生活、生命中需要这个。


    《乡情•岁月印象》铜,长125 cm,宽19cm,高35cm 2004

    《风雨同舟》铜,长180cm,宽120cm,高150cm 2009

    《民族系列——岜沙人的芦笙节》 长190cm,宽90cm,高175cm 2014

    记者:您平时的创作风格是怎样的,灵感来源有哪些?您有哪些欣赏的雕塑家或作品吗?

    邓柯老师:我主要研究的是具象雕塑,做雕塑和教学就像是我的本分一样,是一种自然状态,几天不做就很难受。以前的我相信灵感,不过现在认为更多的是感动、思考和思想,创作的初衷来源于这些,不是每一件雕塑都是创作,有一些是研究性的,有一些是表达自己的。我一直是用具象的手法,但也喜欢很多不同形式、材料语言的作品,每当我拿起泥巴塑造形象时,我会恍然明白,自己很难割舍的就是这种感受——“对我来说放在手里很舒服。我会学习其他的建构方法,也希望能够从中找到一些变化的语境。

    喜欢的雕塑家有太多了,有些是喜欢他的作品,有些是喜欢他的工作方法或者态度。像米开朗基罗的《晨昏昼夜》《被缚的奴隶》《基督下十字》,布德尔的《阿尔维亚将军纪念碑》《贝多芬像》《罗丹》《像垂死的马人》等。

    记者:在刚刚结束的北京服装学院2015-2016年度表彰大会上,您被评选为十佳班主任。在教学过程中,您比较注重对学生进行哪方面的培养?有什么独特的教学方法吗?

    邓柯老师:2007年来北服到现在已有9年半了,就像前面说的,教学和雕塑成了我的一种自然状态,一年年的教学积累让我收获了很多。在教学过程中,我十分注重学生的三个第一次:首先是大一第一堂雕塑课,这是学生走进专业的第一次课,这门课最重要的目的是激发他们对雕塑的兴趣和热情,让学生们选择雕塑、爱上雕塑,那么高年级才能真正扎进学习;然后是他们的第一次雕塑创作课,就是新具象创作课,学了几年的基础,这个课开始说话了,这就需要引导他们打开思路,尊重自己的想法,扎扎实实把自己的构思想法变为现实,从而能够说出自己的话来;再就是第一次毕业设计,这需要他们对整体四年的学习进行总结,既要展现自己,也要开始真正认识自我,从而确定自己未来的前行方向。学习雕塑,韧劲很重要,要夯实基础,大胆实验。



    与学生合照

    教学现场

    记者:您既要进行自己的作品创作,又要进行教学工作,那么平时的教学对您的创作是否会有影响?

    邓柯老师:我认为,教学对于创作的积极影响是很直接的。课堂教学和班主任工作把我和学生们紧密联系在一起,教学的过程常常会使我有一些新的思考和方法,从而促使自己以另一种角度来看待创作。同时,与同事和学生的交流也会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这也是一个不断提升自己的过程。
     


    采访现场

    记者:来到北京服装学院后,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邓柯老师:我很幸运能够来到北服,北服给我最大的感受是温暖。这里的人亲切友善,同事之间和谐相处。学校这些年给予我们很多支持,造型艺术系每年组织老师一起去全国各地考察、写生,回来进行创作,这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创作研究氛围,也有助于增进彼此专业上的交流。一些退休的老教师常回来进行学术交流,使我受益颇多。我们的教学空间和教学设备较以前有了很大改善,尤其是学科建构上,雕塑方面有关课程形成了一个完备的系统架构,可以使学生的专业素质得到很大提升。系里启动的科研空间也给有科研项目研究的老师们提供了做研究的好平台。整体说起来,学校从教学、创作、科研各方面都提供了很多条件,也促进了教学成果和专业成果的形成。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我们能够全心全意地去教学和创作。

    记者:您对学生有哪些期待和祝福?

    邓柯老师:我希望走进雕塑这个专业的学生,都能坚持走下去。每个人的能力是需要靠自己去锤炼和塑造的,要做一个自信、有责任心的人。在大学四年里,学会去平衡自己的学习和生活,珍惜美好的青春年华,全力以赴地投入到自己喜欢的事情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