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北服时讯 > 北服新闻

字号: A A A

  • 万众一心 师生共谱新篇章
  • 专访参与建校的第一批管理干部李石田老师
  • 2016-12-06
  • 来源:党委宣传部、离退休工作处
  • 作者:高鹤、战祥、肖娟、上官弋渤、龙慧蕊
  • 编辑:郄程、高鹤
  • 阅读次数:
  •  
    【编者按】重温北服创建史,激励今日北服人。为进一步追忆学校的发展历程,浓厚师生的爱校热情,党委宣传部策划了“北服故事·口述历史”征集活动,联合学校离退休工作处、校友会一同寻找曾在北服从教、从学、从工的老师、校友和职工,再现他们的亲历、亲见、亲闻,记录学校的每一个重要阶段和精彩瞬间。回顾是为了更好地前行,我们还将推出“北服故事·新青年”栏目,倾听在校师生讲述他们与北服有关的故事,触摸一路踏歌而行的脉搏。
    如果您也是有故事的北服人,愿意以文字和图片的方式采撷北服记忆,我们也期待您的赐稿。投稿邮箱xcb@bift.edu.cn(请注明“北服故事”)。

     
    【记者手记】为探寻北服建校初期的历史故事,党委宣传部学生记者团首先与离退休工作处的老师取得了联系,他们很快为我们邀请到当初参与建校的李石田老师。李老师是参与学校筹建的第一批管理干部,时任财务组组长。李老师对当时师生们生活状况的记忆最为深刻,听86岁高龄的老先生侃侃而谈,讲起那段从无到有的历史,让人感慨万千。

    李石田老师侃侃而谈
     
    1954年,24岁的李石田老师离鄂北上,调入纺织工业部干部学校。五十年代末,为跟随全国各部委“大办教育”的潮流,纺织部决定在纺织干校的基础上筹建北京纺织工学院1,校址选在东郊的定福庄。就这样,李石田老师作为第一批管理干部开始参与学校的创办。
    因为“大跃进”时期城乡劳动力紧张,新校区的基建进展缓慢。为争取当年建校当年招生,学校只得把纺织部在中纺里的宿舍六区第一排楼简单装修后作为教室和宿舍,全院从院长到工人自已动手修操场、搬桌椅、安装床铺……经过三个月的总动员,终于在1959年的91日迎来了第一批新生报到。
    这一天,刚到任的教师们还要蹬着三轮车,一次又一次地往返于汽车站搬运新生行李。李老师记得当时一个新生兴奋地告诉同学说:“刚刚帮我搬东西的是处长哩!”尽管这些建校劳动没有任何钱粮和补贴,但大家都干得高兴,一心一意想把学校办起来。当年临时校园里热火朝天的场面,仍然让李老师记忆犹新。


    北京化学纤维工学院(定福庄)校门
     
    次年,定福庄校区的部分工程完工,学校搬进新校舍,新的困难也尾随而至。彼时中苏局势紧张,为抵扣抗美援朝时向苏联购买军火的债务,猪肉大量出口苏联。全国都处在经济困难时期,物资极为匮乏,北京市民每人每月只供应二两猪肉,大白菜每天限量一斤,学校也是如此。
    学校把物色大白菜的任务交给了李石田老师。当时,北京城以二环为界,二环外基本上不是粮田就是菜地。李老师和一名处长骑着自行车从早到晚地在北京朝阳区转悠,专门看哪块菜地里菜心实、白菜好。中午在当地的生产队吃上两大碗免费的水煮菜帮子算是解决了二人的午饭。等晚上回到学校,食堂师傅能给做一顿炒饭作为补偿就是莫大的幸福了。李老师如今回味起来,都甚觉美味。
    看好菜后,李老师再组织学生统一把菜背回学校。“每次一百多人,你背四棵,我背五棵,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在路上。”经李老师一描述,他记忆里的画面就清晰地浮现在了记者眼前。直到1963年,学校有了第一辆“解放”运输卡车,才结束了这段集体“背菜”的历史。


    定福庄校园食堂兼礼堂
     
    一到冬天,形势就更加严峻了。学校煤炭供应紧张,暖气温度只能保证不冻住供暖管道,根本不具备保暖功能。为了维持校园秩序,学校的总务、政工、教务和每个系都派代表留校值班,以便处理紧急事件。住在集体宿舍的单身老师们生活则更为艰苦。每逢周末,有家的教工和学生都回家了,他们就只能靠着食堂极其清淡的饭菜和每月由自己支配的半斤点心票度日。“那时教师们真是凭着顽强的精神,克服了挨冻受饿的困难,坚持工作。”忆起当年携手渡过的难关,李老师仍对任教的老师们称赞不已。
    在重重困难之下,学校一直坚决贯彻国家和北京市的高校政策。哪怕再苦再难,李老师和同事们也始终做到了“先把教职工和学生的生活安排好”。一是保证全校师生的开支,二是保证食堂的开支。当时学校设立了福利委员会,每季度末召开一次福利会。教职工可以拿着“困难申请表”,申请领取困难补助费。据李老师回忆,申请的人非常多,半天时间根本不够,12点半都还有人匆忙赶来送申请表。
    每个系也有互助会。若是教职工没钱买粮食,可以向互助会借五元或十元。李老师说,当时他的工资是70元钱,之后20多年都没有再调整。学校绝大多数教职工都和李老师一样,尽管自己有困难,但考虑到国家和学校的经济紧张,他们对此也就毫无怨言了。学校想着师生,师生体恤学校,就这样相互支持共度困难期。



    定福庄校园图书馆

    定福庄校园小白楼
     
    除了教职工的工资与福利,学校在改善办公条件时也毫不含糊。当年的办公桌分为三等,李老师这样的教职工是一张“一头沉”写字台,只有一边有抽屉。新来的教工可以分到一张“三屉桌”,并排三个抽屉,中间可以上锁。讲师们因为资料多,则能分到有更多抽屉的桌子。平时,老师们都穿着带补丁的衣服给同学们上课。为了改变这种情况,学校出资为他们定制了学校历史上第一批“校服”,这在当时的北京城都是很新鲜的做法。作为纺织服装类院校,北京服装学院对于服装的敏感似乎是与生俱来的。
    进入六十年代,为了摆脱穷困,北京市委给学校拨地30亩,在豆各庄建起副食生产基地,全校师生一起生产劳动,改善生活。各系要负责带学生前往基地参加劳动,一个班劳动两个月。通过将收获的蔬菜和家禽作为食堂的日常供给,才慢慢打开了学校的局面。
    就在学校逐渐步入正轨时,国家出现了纺织品供不应求的情况。当年布票发多少由商业部和纺织部协商解决。李老师还记得当时周总理说的一句话:“看来我们六亿五千万人口的大国专靠天然纤维是不能解决人民穿衣问题的,必须大力发展化纤工业。”于是,在招收了两届学生后,纺织工学院响应国家号召,更名为北京化学纤维工学院,为国家培养专门的化纤人才。
    后来学校又经历了多次更名与变迁。等到八十年代复校时,一切就像是回到了最初建校的时候,从化工学院分出来的200多名教职工又开始齐心协力筹建新校区。只是这次为了赶上招生,校领导决定先在定福庄东边的空地上搭个木板房作为临时办公点,全校师生一起等待着和平街校区的建成。


    平整土地,兴建樱花东街新校区
     

     
    财务工作人员合影

    纺织部财务司计算机财务培训班结业合影
     
    1991年的7月,李老师正式从学校退休。他告诉记者,那是他参加工作以来心情最愉快、最轻松的一段时间。因为他所在的财务处一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个月发工资的那几天,都要有人值夜班,以保证工资的安全和按时发放。于是每个月总有两个晚上,李老师是在财务办公室的钢丝床上度过的。学校还曾经委派他和两位老师去复旦大学等高校“取经”,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探索如何给教职工发放五块钱的奖金。要知道这可是除了“工资条”以外的一笔“巨款”,必须谨慎对待。对学校管理岗位上的老师们来说,沉甸甸的不止是这些财产,还有他们对师生的一份责任。
     
    李石田老师在校工作33年整,对这个历经沧桑的校园有着太深厚的感情。“当时流行下海,但我没有离开。因为这里有我干了一辈子的事业,是我热爱的地方。”就因着这份热爱,还有许多和李老师一样的建设者们为学校奉献了他们的一生。如今前辈们垂然老去,给北服人留下了最宝贵的财富,不论今后的路有多艰辛,只要全校师生秉承北服精神,万众一心,这条路就会越走越开阔。


    樱花园校区

    2009年校庆回到北服

    李石田老师依旧心系学校发展
     
     
    【李石田老师寄语】
    “同学们要爱家,懂得孝顺父母;要爱校,感恩学校的培养和教育;要爱国,明白有国家的富强才有你们的大学四年。”
     

    注释1
    1959年,以北京纺织部干部学院为基础成立北京纺织工学院。临时校址位于纺织部中纺里宿舍26号楼。
        1960年,北京朝阳区定福庄校区建成。
        1961年,更名为北京化学纤维工学院。
       1971年,北京化学纤维工学院与北京化工学院合并办学,合并后仍称北京化工学院。
       1978年,经国务院批准恢复北京化纤工学院,并迁回北京朝阳区定福庄校区。
        1982年,樱花东街新校址开始施工。
        1983年,部分部门及学生首先迁入新址。
       1987年,国家教委发文同意北京化纤工学院改建扩建为服装学院,定名为北京服装学院。
        1988年,我院隆重举行北京服装学院命名典礼。